贵州省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副组长:我的年夜饭是疫情指挥中心的盒饭

8月

贵州省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副组长:我的年夜饭是疫情指挥中心的盒饭

疫情伴随春运的脚步,在人流规模最大的春节期间迅速扩散,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传播速度最快、感染范围最广、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。今年的1月24日是大年三十,贵州省人民政府启动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。那么这个一级响应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呢?多位嘉宾在《论道》栏目中分享经历。

贵州省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副组长 何力:我的年夜饭是在我们的疫情指挥中心大屏幕前吃的盒饭,这一次新冠疫情来得突然、迅猛,给人猝不及防的这样一个感觉。省委省政府,特别志刚书记、贻琴省长,高度敏感提出来贵州要建立疫情防控的指挥机构,这还是在腊月的二十七。建立了贵州省的防控小组后,贵州1例,2例、3例、4例,在领导小组成立了两天之后,书记省长果断的拍板,要提高我们的响应级别,提高领导小组的级别。

现在看来,省委的决定非常英明,我们省是最早提高响应级别,实行一级响应的。最后的结果我们大家都看到了,我们贵州省的防控也是进行得非常有序有效,同时也产生了很多的方方面面的动人故事。

我当时在负责医疗物资,就同我们小组的同志一起研究,说千方百计,它的反义词是束手无策。那么这个时候,我们医疗物资供应的主渠道基本上已经断了,就是我们的医院,我们的医疗公司,虽然他们都非常非常的努力,但是这些渠道基本上都买不着,买到了也运不来,而当时我们自己的生产企业,全省每天的产量总量不到8万只。这个时候想到了我们的贵商,当天我们的贵商总会就向全世界的贵商发出了动员。

贵商总会常务副会长、秘书长 孔祥柱:在海外现在有29个国家有我们的贵州商会,当时那种情况还是可以买到。那么我们下手是非常早的,非常快的。等过了几天之后,再买的话就没有了。

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(贵州)副队长 邓进:我们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是国家卫健委组建的23支当中的一支,是以我们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作为一个基础单位来建设的。这次春节我们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是最早接收病人的。我作为国家救援队,当时转运全省的新冠病人,应该说绝大部分,90%多的任务都落在我们身上。因为我们只有一台负压救护车输运我们的物资,在这种最困难的情况下,我们响应省委省政府的号召,把贵州医科大学剩下来的家底儿百分之八九十全部拿给我们了。所以在这里非常感谢我们贵商的朋友,谢谢你们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